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六合之家 > 内容

热门内容

女命八字断语解读

时间:2017-09-25 23:05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凡女命带六个自刃,日时无夫无子,便是十分好命也,须有克。犯羊刃及朝元羊刃多,主产厄、月经过多之疾,中年后主冷病。犯卯酉多,主堕胎克子,胁疼血刺。

  注:女命刃多总有不喜,克夫伤子伤身,若命局中不见夫子则克不到实处反为喜,近似于“伤官伤尽”之内涵,但阳刃总有其克性,不应此处应他处,不好便言“十分好命”朝元阳刃乃日时甲木见卯太岁之类,主产厄、经血之疾,刃带卯酉堕胎克子必然,卯酉这一特点很突出,度很高,即便不临阳刃,也多验。

  四柱俱阳不生男,俱阴不生女。时是阳干,头胎多生男。是阴干,头胎多生女是仲主生仲子,孟季同。寅寅申巳亥多者,主双生。亥字多者,双生男。巳子多者,双生女。有三年一胎,二年一胎,一年一胎者,皆以时之纳音取水一、火二、木三、金四、土五之数验,仍以日时纳音定夫子之数。犯火气多者,主一世不生长。燥气同犯,返伏吟时不利子,中年纵有,晚年必退。伏吟日主克夫,惟同岁者方可免。月是伏吟,不宜妯娌娣妹。胎是伏吟,不利骨肉。返吟同此论。

  注:生男生女和全阳全阴没有直接,“多生男、多生女”等说法也只是一种参考因素,最忌硬套,百不中一。余论同。

  凡女命,欲得恬和中有贵格,更带禄马贵人,自生自旺。六合者,主性巧贤德姿貌殊丽,不可伤于太盛,恐乏柔顺,不可过于死绝,则淫媚而性卑。苟得恬和,又紧要福气聚集于日时上,乃佳。盖日为夫,时为子,一切福神加于日时上,须因夫子而贵。女人之福在夫与子,当重封贵号早适贤夫。若日时二位福力不紧,乃常命也。如福聚月胎之上,只是生于富贵之家,终不为夫之福。

  注:女命喜中和,不喜过旺过于死绝,旺则逾矩,弱则,时辰为归息之地亦是子女宫位,喜福气聚集于此,月胎主门庭、与生俱来的东西,故多主生于富贵之家。

  凡女命最喜金舆,六合自旺,则福厚而利骨肉。见印绶禄鬼,或水火既济,或金水相生姿质美丽。自生自旺,带官符,或支干不相往来,无情,内敛清白,严毅有守,不喜淫杂。若禄死绝,则俭素不华。印绶带煞,则权能任重。六合相生,则骨肉茂盛,周全和美。时上见贵人驿马,多生贤孝之子,孕产无虞。日上见之,得贤美聪明之夫,一生快乐。夫负阴抱阳者为男,负阳抱阴者为女。是以男命生则利旺不利衰,女命生则利衰不利旺。男旺则福,衰则否。女衰则福,旺则否。

  注:金舆乃富贵象征,在今天主可名车、豪车,见六合自旺,主贵气往来。金舆于女性而言亦主稳定、得体、举止有风范、有美丽容。自生自旺则不、有主见、有分寸。贵人乃天乙贵人之谓,是众煞第一吉神,可以在命局的各个方面产生良好影响,如格局、六亲、性情品味、容貌等。

  注:官为夫,财为侍夫之物,印为名份,女命所喜,正三奇最妙,财官印全不混杂、配合得当,主富贵有地位、有称呼。

  注:伤官最伤人,不仅伤正官,几乎可伤所有事物,喜财印配合紧密,直接交涉最妙,无财无印,则虽巧亦贫,再伤夫星,为奴为婢、为他人服务。

  注:有夫带合,若是夫与我合无妨,夫与比肩合、他物合,则不喜,有合无夫要看冲、合处可否邀出夫星(如丙午见辛未随形,若辛为夫亦可论),女命正偏夫同透无取舍则不知何人为夫,主难嫁或入下品。

  凡思注:正官带桃花深院良人,因风情尽归官人处,不忌。若桃花临于偏夫大忌,因偏夫主无名份的男人、情人、男朋友、丈夫以外的人,人尽可采。桃花再见劫才、劫煞等则因桃花有一劫。

  注:伤官于格局伤官星,于女命伤夫,见财、见印方有机会有厚福,但不可如格局论一般论断,伤官生财、伤官配印有成的命格,依然有很大机会伤夫克子需要财、印紧随伤官,不留其太多夫星的机会才好。不论男女命,食神亦是寿星,印绶均为生气,伤官势大若激起其凶性,则浊食、反伤印绶。

  注:禄马、井栏斜叉多以伤官冲出官星为我所用,论格局喜而论夫星大忌这也是格局与夫子论的不同之处,如人失败数次而终得,不失功成名就,若连克数位丈夫而终得一夫,论夫则大不美。此二格即便有财、印配合,亦很难免克夫之性,皆因伤官势大

  禄马会于长生,或带墓库及一重贵,所谓长生禄马贵人时,子贵夫荣貌必奇是也。

  亡神、劫煞、孤辰、寡宿、隔角、平头、双辰、华盖、六害、三刑,所谓切忌神煞重是也。

  庚申造,亥为亡神、贵人,寅为大耗,双双合起,又丁壬淫匿之合,印绶底线时辰被破

  如甲戌、乙亥、乙卯、丁亥,有丁亥之旺土制乙卯之败水,却生大族,自己不淫,其夫游荡破家。

  如癸酉、己未、庚寅、自贪色,妻亦淫。又甲戌、癸卯日者,夫多学无成,。

  注:以上皆言咸池,上宫即日支,此处带咸池,主已不贤或夫不贤、,或因夫、妻受拖累。咸池的内涵不仅如此,可参见博客首页神煞栏目的解释。

  注:上宫即日支,甲子、丙寅、己巳、丁卯,巳为劫煞,又见寅刑之,乃因夫有刑、有一劫,主伤夫,而此例更明显的特征是丁浊丙印。

  注:亡、劫、阳刃落日支,主夫、妻不利,男命之妻、女命之自身更容易,再犯进神更凶。

  如丙戌、壬辰、戊午、壬子,因讼奔出,风尘。又戊午、己卯、癸未、戊午,是合羊刃,竟凶死。

  注:凶物逢六合,是得联合、得帮手,其凶愈凶,而非合住,阳刃多逢或互换阳刃最凶丙戌造阳刃得局又逢冲,戊午造年、时互换阳刃,又合日支,则两刃联合伤身,再带刑岂得不凶。

  注:带刃者,格局有成,易有,阳刃化作宝剑,然多则不宜,纵富贵亦伤。阳刃乃旺越其份之物,女命逢之多有逾矩之处,故不喜又伤身。

  如丙子、己亥、己亥,娼也。又丁酉、辛亥、己亥、乙亥,年过不嫁,老而无子。

  注:女命不甚喜见天乙贵人,若见一位为宜,临官星最妙,若贵人两三重,则贵人身畔暗指为贵人服务、艺妓、九流之人,若贵人死绝,其意则轻。

  丁酉、辛亥、己亥、乙亥,亥中甲为夫,自刑重重,偏夫、偏印气重,终无夫(但此造不好便说一定无夫),食神为子,弱而被夺故无子。

  注:亥即登明,巳即太乙,前者主有资色,后者主淫欲,正偏夫丛杂,又伤官、劫煞、带刑、太乙冲合,自然云雨无度又伤夫。

  印绶多,主无子,运行财官子息反多。阴干枭印重,亦莫言无子,行泄克之运亦多而秀。如癸未、癸亥、乙酉、癸未,此命行南方火土运,财食之地,以财制枭,食神无损,生七子显达,夫妻偕老。一命壬午时,亦生五子,刑夫失节。

  注:印绶重主无子、少子,然克子者乃枭神偏印,非生气印绶,有无子依原局深浅而论非由大运主导。癸未、癸亥、乙酉、癸未,女命以食为子,枭神三干统摄本主克子、无子,然丁火不明现,则无处可克,子女宫又有偏财暗藏,反主有子、多子。此与伤官本主伤子但见财见印反主有子一理。癸未、癸亥、乙酉、壬午,印绶、食神均可主贞操、底线,壬被浊则伤印,壬亦为食之象,故食亦浊,难免失节。

  注:女命最宜夫星居杂气之中,不显露不出头,暗应坤道内涵,所谓“干头便混也堪夸”,是因杂气中有财星暗存,便不会招嫁不定,其实未必如此,官杀并透还是所忌,喜有食、财相随,亦不失富贵夫。

  此数日,坐下夫星只家一位为福,此以日言也。一命庚申、己丑、庚寅、庚辰,大富,八子,寿五十余。

  注:此数日均坐下有夫星,庚寅自坐夫星长生,壬午日下正马、正官,甲申乃长生贵,戊寅亦自坐长生,有其益处,但不可执于死法。丙子庚午等日亦然。

  女命,煞印最吉。如上,己卯、己未、癸丑、乙丑、乙酉、癸未、辛未、甲申、庚寅、戊寅、壬戌、壬辰、丙寅等日,不宜再混夫星为贵。

  注:女命七杀格,独印化杀,主富贵,杀格见官杀并现,有印依然可化,但论夫则有所不喜,此是夫子与格局之不同。

  注:孤阴孤阳大势不利,然亦须参考夫、子星的状况,可以主程度,并不主导吉凶,过旺过衰,无论男女均有不喜。

  孤鸾日,柱中若见官星,反得其子,阴日更好,不可混以无儿断之。运行身旺及比肩争夺,真孤鸾。

  注:孤鸾主孤、少,大局不利方是真孤单,若夫、子星生旺得势,反主夫旺子多,我之子多,反衬之下则他人有“孤鸾”之意。

  妇人以夫为主,夫星得时,必多子息。若见比肩分夺,反孤无子。故又喜财生之。再见伤官,又作初论。

  注:女命以夫为主,以食为子,夫星本身并不主多子,若夫星落于子女宫可主夫旺若比、劫丛立,则他人享受,与我不密。官、财见,又有比劫争夺,总是不喜,难说吉字见伤官亦不喜。

  官星只一位,是怕比肩分夺,况岁运又逢伤官,其害夫也必矣。若原是伤官格,柱中不见官,无害。怕行运见官,战斗雠仇,克夫无疑。

  伤官得时者,无害。但怕旺印破用。食神为用得时,尤奇。却宜见印,但不宜印多,惟中则吉。一命癸未、乙卯、庚子、庚辰,伤官用财,嫁贵夫受封,一子。

  注:伤官乃克夫之神,不论何格,都要财、印紧随,方可免其克性,伤官势大不见官星最妙,则无处可克。癸未造,丁火寄于未中,正印同藏,故不畏癸,若明见反作伤夫论

  假如辛日生子酉月,干头虚见丙火,虽官无用,主巧而贫。再辛壬互见,克夫。若得行煞官及财运,生起火木,则吉。余照此。

  注:女命中的伤官,久远以来一直处于被的地位,伤官也很委屈,所知道的伤官不足以表达其内涵之十一,其甚至成为了克夫、放荡、不本分的代名词,伤官又名“背禄”,它的最本质表达是距离、差距,而婚姻中的“伤夫”表达的是一个结果,和夫生离死别了,但往往原因是被夫抛弃、遇人不淑、阴差阳错等,从品味性情的角度伤官更主别具风情、另类特别、气质上佳,如女中丈夫,唯有刑冲多、恶煞多,方方骂夫、不贤。伤官、食神这一对“兄弟”最重要的区别在于,伤官有“散”的特点,而食神有“聚”的特点,在此基础上,比肩、劫才成为“助我身威”之具。

  金水涵秀,故多美貌。若壬克丙,甲见金,一煞清独,其貌亦美,性情亦静。混杂者,淫贱,貌亦丑。

  注:金水主秀丽,丙见壬、甲见庚更主美貌且有美名,因偏夫乃丈夫以外的男子,女人何以倾国倾城?均依“偏夫”扬名、认可,其在女命相貌、名声中的独特作用,需心领神会。

  煞印相生,伤官生财,皆为上格。若行财煞死绝、阳刃比肩及伤官入墓之地,伤夫克子

  注:煞印相生可以为上,伤官生财未必,即便入格,亦有克性,大须伤财一体、紧密配合。

  注:原文的注解是纲领性原则,女命桃花红艳也罢、身旺、身衰也罢,总要看有无夫星依托,有依托则无碍,无依托方是真桃花、红艳、伤夫。

  官星桃花,不害于良人;煞星桃花,则多为娼妇。桃花之煞虽一,而逢官遇煞迥异。金水伤官无官煞,其志不定。

  注:桃花见偏夫,肥水流入外人田,丈夫委屈,临正官则尽收于正夫,金水相逢主貌美夫星失势反忧。

  注:食神一位胜似财官,因食可合官、合印、生财,又曰以一敌三,女命食神为子、为寿、为贞、为夫之“官”,乃命之最喜者。金水伤官得火康,说的是格局,论女命断不可如此。官星明透不喜比、劫林立而分夺,甲见酉正官为胎地,即受气,煞星一位,见食、印均宜。

  如己遇甲,夫得寅月,甲食丙,嗣得巳月,主夫子俱好。若煞格、食格用,遇禄神带青龙福位者,主夺夫权,聪明标致。

  注:夫子二星得禄自然利好,食制煞、食合官、印化煞等组合,若太过则泄夫气、夺夫权。

  注:阳食神可暗合官星,故食喜旺,自可邀之,若明见财星,则食神生财,财复生官,多了一个“环节”,财的轻重就很关键,故曰分等第,枭煞合处指伤官,阳伤合杀,阴伤合枭,均不喜。

  注:乙以庚为正夫,生于夏月处死地,行运则得时,然夫星得势与否,不是仅由天时主导,午月之庚申,或庚见申时等,均不作论,原局夫有贵,运行得地方可得之若原局无,大运亦枉然。丙为伤官、子乃官星死地,不喜,见庚见亥无妨,见乙分夫之福。

  辛干以丙为官,辛生秋冬,遇丙则轻,时又见辛壬分克,则丙愈轻。运行火木,夫虽得时,恐不用其福,未免伤人害己。

  己秋月遇甲夫,支有伤官为害,再见乙未,去彼从此,乃甲与己合,被乙战克,不能就官而从煞,主两度成婚。行东方木旺之地,有火驱金,虽好,亦不免伤夫再嫁,或多寡居。辛未,甲午、己未、甲戌,王妃。丙午、辛丑、己未、甲子,进士女,王妃。

  注:己以甲为夫,生申月伤官不利,再见乙透,婚姻两度。所举两例均非官杀并透,前例甲因甲而有气,不作两夫看,后造财官印食皆备,岂能不贵。

  庚以丁为官,秋冬遇壬,金水得时,乃前夫被克。又从丙火,若丙戌时,其夫入墓,子时其夫被伤,虽居富贵,终是寡居,子亦少。

  注:庚以丁为官,见壬是夫、子相合,不得以克夫论,再见丙火亦有取清,唯见子水伤官,方得梅开二度。

  甲日以辛为夫,辛生春夏失时,又遇丙火,难以吉论。盖妇人以夫为主,官既,虽财食赢余,不免伤夫。若柱无辛见丙丁,运行见辛,亦吉。

  丙干以癸为夫,夏月癸水休囚,内藏土为伤官,如不透戊己,得辛金佐之,运行西,吉。柱有木火,泄窍癸气,终是不久。不见癸用食神,更吉。伤见则非。

  注:丙以癸为夫,若夫休囚,见财则喜,无论偏正,但不喜偏正同现,夫弱不甚喜印星泄气。

  癸日生春,遇戊为夫,行南方及印地,不为利害。若甲透及癸分夺,便伤夫。不见戊,但见甲,行至戊运亦如之。若原无戊,用食、伤官,行火地,皆吉。

  壬癸生辰戌丑未月及夏中,伏夫星得时,最吉。但不宜太过,若寅甲并见,食神重犯,作伤官论。单见甲或寅,则吉。一命庚辰、癸未、癸酉、戊午,嫁富贵俊雅之夫,生四子,受封。

  甲乙用金为夫星,庚辛秋令得时,若官煞重见,分配去留,不相混杂,聪明富贵。见丁丙重,时引强地,则又伤金为害。

  注:女命官煞并现、并透,喜食神、财星,则有去留,知何为我夫主,不失富贵,见伤官则二嫁方贵。

  戊己春生有二论,己日虽官煞混杂,有甲合为贵,戊日宜清乃贵,都利煞为用,皆怕金水多,水渗其土,金多害木,南运不忌。

  注:戊己生春日,干头官杀并透,喜见食见财,则杀不能浊。若见伤官则婚姻二度。

  庚辛、己未月或寅卯戌月,俱有财官,不宜丙丁多透,煞官混杂相伤,二丙一辛争合,俱为不吉。盖金生春夏,已失之柔,再透,则太过故也。

  水,冬旺秋相。丙丁生秋冬,夫星得地,官煞皆美。见官只论官,见煞只论煞,不宜混杂。清者富贵,乱者浊淫。

  注:丙丁日生于秋冬月,则夫为壬、癸之水,尤忌。最要一位,不宜多透,纵有去留亦有失。

  一命丁丑、癸丑、己未、甲子、嫁贵夫,三子受封,而寿不永。一命丁酉、癸丑、己巳甲子,受封生子,与上同。

  注:财旺生官是财格不明见官,财自可生出官星,财官相生是财官见正官,相生相辅,女命逢正财正官福中之福,得富贵亦得夫关爱。

  丁丑、癸丑、己未、甲子,财官相生,夫坐贵人,然日支岁破,被食神寿星所破,故寿不永。

  丁酉、癸丑、己巳、甲子,此造则是食神被夺而有所损伤,论格局则不存在枭夺食。

相关推荐